澳门皇冠线上投注

跟我学少儿书画网

2017-08-08 12:45:41

字体:标准

  民进福建省委在调研后提出建议,要改变长期以来将朱子文化看作只是一个地域文化的思维。

  原福建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福建省政协委员马照南建议,根据朱熹在福建的理学足迹,政和、尤溪、建瓯、武夷山、建阳、延平、福州、厦门同安、泉州、漳州、宁德等,策划开发覆盖福建全省“朱子理学寻踪游”活动等。

  李友明进一步建议,由福建省文物局牵头,南平、三明、福州、厦门、泉州、漳州等福建省“朱子之路”沿线城市率先建立朱子文化遗产协同保护机制,并逐步将合作范围拓展至江西、安徽乃至“海丝”沿线国家,迅速梳理形成朱子文化遗产清单和抢救目录,共同做好保护管理工作。

  围绕朱子文化传播之路,一条“朱子之路”国际文化旅游黄金带也跃然而出。

  正是看好该旅游带,福建省旅游局已先行探路,邀请了200名欧美知名旅行商莅临武夷山开展“朱子之路再出发”武夷新发现活动,探访丝路茶路传奇。

  李友明认为,发挥武夷山作为福建三大旅游核心的带动作用,会同沿线城市建立“朱子之路”文化旅游联盟,加强旅游线路整体策划、组合包装和错位发展,推动“朱子之路”由学生学者之路拓展为文化旅游之路,并纳入“清新福建”重点旅游线路。

  朱熹在武夷山五夫镇学习生活达50多年。武夷山市长徐春晖称,努力将五夫镇建设成为弘扬、交流、体验朱子文化的第一重镇,也为人们体验朱子文化提供更多物化载体。

  李友明还认为,未来还应结合海上丝绸之路旅游开发,将“朱子之路”拓展延伸到朱子理学过化的东亚、东南亚的国家与地区,打造“朱子之路”国际旅游黄金带。(完)

  1月15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迎来新年后格外繁忙的一天。

  韩国、澳大利亚、巴西、芬兰、印度、西班牙……来华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开业系列活动的各国代表,在这一天密集抵京。未来三天,来自57个成员国的代表将共同见证历史性的一刻。

  这一刻,远航的汽笛已经鸣响,风帆高高扬起。

  历经27个月、800多天的紧张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这一全球首个由中国倡议设立的多边金融机构已整装待发,将带着中国、亚洲和世界人民的梦想,从这里启航远行,驶向深海。 ↑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成立、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于2015年12月25日正式成立,全球迎来首个由中国倡议设立的多边金融机构。 新华社记者 李鑫 摄

  新思维

  中国智慧增益世界,打开亚洲乃至世界经济的动力之门

  大时代需要大格局,大格局需要大智慧。

  诞生于世界经济低迷之际,亚投行孕育之初便被烙上了新时代的印记。

  历史的时针回拨800多天,2013年10月2日,正在印尼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苏西洛总统在雅加达举行会谈。

  “为促进本地区互联互通建设和经济一体化进程,中方倡议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愿向包括东盟国家在内的本地区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随着习近平真诚而坦率的话语,一个重大的构想首次出现在世人眼中。

  从雅加达到吉隆坡,从会见、演讲,到共见记者、出席峰会,七天的访问中,习近平在多个场合宣介亚投行,这一中国倡导的多边开发机构初见端倪。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放眼当下的时代背景,与其说亚投行是横空出世,不如说是水到渠成。

  当前,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犹存,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正在震荡,曾经被视为全球增长引擎的新兴经济体增速放缓,全球经济前景不容乐观。

  面对人类社会正在经历的深刻复杂变化,世界在思考未来何去何从,也关注走向民族复兴的中国,将为世界带来什么。

  顺应时代潮流,亚投行的设立,成为中国智慧对全球发展事业的又一贡献。

  这是中国立足自身发展经验的普惠之举。

  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表明,基础设施投资是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基石。过去30多年,中国得到了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机构和周边很多国家的支持,今天,中国将为世界做更多贡献。

  薄弱的基础设施,一直是阻碍亚洲经济腾飞的掣肘。

  据测算,到2020年,亚洲发展中国家每年平均需要的基础设施投资约7300亿美元,但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在该领域的年度投资规模仅约为100-200亿美元。亚投行旨在动员更多政府和社会资本,支持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可持续发展。

  这是不同发展阶段国家共谋发展的多赢之举。

  作为区域性多边开发银行,亚投行是国际发展领域的新成员、新伙伴,它的出现不是颠覆,而是补充增强了全球多边开发性金融的整体力量,也有利于全球经济复苏。

  对亚洲众多发展中国家而言,加入亚投行意味着更多的话语权,经济获得更多输血;对西方大国而言,亚投行将扩大他们对投资品的需求,为疲弱的经济注入动力。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

  “要想富,先修路”;“人心齐,泰山移”——提出倡议一年后,2014年10月24日,筹建亚投行备忘录在京签署,习近平用这样简洁有力的话阐明了倡建亚投行背后的哲学。

  新平台

  请57国共襄盛举,中国理念在共商共建共享中赢得世界共识

  2015年12月25日,恰逢西方圣诞节。

  当天,一则消息出现在财政部官网,宣告亚投行正式诞生。英国《每日电讯报》发文称,亚投行是中国外交取得的最大成就之一。

  从战略擘画到结出硕果,27个月、800多天,亚投行成立速度之快,参与范围之广,令世界惊叹——

  2013年10月提出倡议,一年后域内21国签筹建备忘录,发出共同成立亚投行的“亚洲声音”;

  2015年3月12日起,七国集团中的英、德、法、意四国先后提出加入亚投行,随后申请名单上出现韩国、澳大利亚、丹麦、荷兰、巴西、埃及、芬兰、俄罗斯……截至4月15日,意向创始成员国总数达到57个。

  2015年6月29日,《亚投行协定》正式签署,半年后协定生效,亚投行宣告成立……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的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代表在北京出席《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2015年6月29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鑫 摄

  亚投行能在短时间内高质量完成所有筹建工作,能吸纳“意料之外”的重量级“朋友圈”,根本原因在于抓住了顺时应势的“利益”纽带,最大程度实现各方利益的最大化。

  “75%的股份由亚洲区域内国家持有,这充分反映了亚投行在发展中国家的广泛代表性,因此亚投行能获得域内广泛支持。”中国财政部亚太中心副主任周强武说。

  “在亚投行初创阶段加入,为英国与亚洲的共同投资、增长创造了最佳机会。”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道出了西方大国争相加入亚投行的心声。

  寻求各方利益的最大公约数,让亚投行2015年“火遍”全球。众人拾柴,则让这把火烧得更旺。

  亚投行的筹建过程,是中国理念不断赢得世界共识的过程。

  向域内外国家敞开大门,凡事与各国民主协商……亚投行启动筹建以来,中方秉承“开放、包容”原则,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理念,先后举行五次多边磋商会议和八次首席谈判代表会议,共识在广泛磋商中不断扩大。

  G20财长会、博鳌、亚行年会……作为中方牵头亚投行筹建的主管部长,财政部长楼继伟在各个国际场合推动筹建工作,他所主持召开的特别财长会贯穿了亚投行筹建的各个关键节点。

  昆明、孟买、阿拉木图……财政部主管副部长史耀斌先后主持八次首席谈判代表会议,协调各方立场,推动达成共识,保证亚投行按既定时间完成筹建、顺利开业。

  亚投行的筹建过程,是展现中国大国风范、不断赢得国际信任的过程。

  2014年11月4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八次会议,提出要以“创新思维”办好亚投行。要注意按国际惯例办事,充分借鉴现有多边金融机构长期积累的理论和实践经验,制定和实施严格的规章制度,提高透明度和包容性。

  不以老大自居,与各国坦诚沟通;广招国际专业人才,行事透着“国际范”……正如亚投行候任行长金立群所说,中方公开透明、包容和民主协商的作风,赢得世界越来越多信任的目光。

  新机制

  提升制度性话语权,亚投行为全球经济治理贡献中国力量

  凡益之道,与时偕行。

  今天,新兴经济体为世界经济复苏作出重要贡献,却难以拥有与自身规模相匹配的国际话语权。改革全球经济治理体系迫在眉睫,却进展缓慢。

  2015年10月12日,习近平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27次集体学习时指出,要推动全球治理理念创新发展,弘扬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理念。

  同月,“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和公共产品供给,提高我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构建广泛的利益共同体”的表述出现在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中,彰显中国推动全球治理体制变革的决心。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候任行长金立群在美国华盛顿的布鲁金斯学会发表讲话(2015年10月21日)。 新华社记者殷博古摄

  亚投行的成立,搭建了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新平台。

  “成立亚投行,意味着中国从过去被动参与国际治理体系,转为主动建设者和引领者,是中国提升制度性话语权的体现。”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说。

  亚投行的成立,将发挥“鲶鱼效应”,倒逼国际治理体系加速改革。

责任编辑:跟我学少儿书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